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谋攻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谋攻篇

谋攻篇

中国古代军队编制单位。《说文解字》释:“旅,军之500人为旅。”春秋时期为每旅500人(另一说为2000人)。《诗·小雅·采芑》:“陈师鞠旅”郑玄笺:“五百人为旅。”对于“旅”的编制应有兵力员额,《周礼·地官·小司徒》:“五人为伍,五伍为两,四两为卒,五卒为旅。”《左传·哀公元年》所述之“有田一成,有众一旅”,则表示的是人员众多之意。管仲所立军队编制的旅与《周礼》不同,是由10个200人的大“卒”组成,为2000人,上面没有师一级编制存在,直接由5个旅进为一个军。对此,《国语·齐语》有论:“十连为乡,故二千人为旅,乡良人帅之。”?

“旅”的另解:泛指整个军队、所有官兵。《韩非子·存韩》:“则陷锐之卒勤于野战,负任之旅罢于内攻”(罢,通“疲”)。《汉书·李广传》转引“《司马法》曰:‘登车不式,遭丧不服,振旅抚师,以征不服’。”(式,车前扶手的横木)。

《孙子兵法》中的“旅”使用的就是军队编制单位之意,如《谋攻篇》:“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旅”现在仍为军事用语,表示军队编制单位。

中国古代军事编制单位(兵车编组基本单位)术语。春秋时的军队组织一般以100人为卒。《周礼·地官·小司徒》:“乃会万民之卒伍而用之。五人为伍,五伍为两,四两为卒。”杜预注:“百人为卒。”《周礼》所记军制是以100人为卒,卒下包含个两(一两25人),即左、前、中、右、后5辆兵车。也有以200人为一卒的,如管仲所立军队编制的卒与《周礼》不同,是由左、前、右、后4个“小戎”(兵车名,一小戎50人)组成。对此,《管子·小匡》:“四里为连,故二百人为卒。”《战国策·西周策》:“秦令樗里疾以车百乘入周,周君迎之以卒,甚敬。”

“卒”的另解意指:①步兵,泛指士兵。《左传·宣公十二年》:“车驰卒奔。”《史记·周本纪》:“梁王:‘善’,遂与之卒,言戍周。”②指称队伍。《荀子·议兵》:“故仁人之兵聚则成卒,散则成列。”?

“卒”在《孙子兵法》中运用两个义项:①士兵,如《地形篇》:“卒强吏弱,曰陷。”②军队编制,每百人为一卒。如《谋攻篇》:“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卒”在《孙子兵法》之后的兵书中经常出现。“卒”现在经常使用得意向是指某一组织最低级的成员。其已不再是军事术语。

古代最小的军队编制单位。是最低一级编制,五人为一伍。《正字通》有论:“伍,军法五人为伍。”杜预注曰:“五人为伍。”郑玄注曰:“军法百人为卒,五人为伍。”《韩非子·显学》有论:“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

古代各种军队编制都是从伍法起源。伍可按前、中、后成“列”,也可按左、中、右成“行”,还可按左、前、中、右、后成方阵。这是决定古代队形编制(阵法)的基础。《国语·齐语》:“是故卒伍整于里,军旅整于郊。”可见,春秋时期军队编制主要是由“军旅”和“卒伍”两层组成,“卒伍”是在农村基层即闾里一级编制,组建小的战车组;而“军旅”是在郊即州乡一级编制,组建大的战车群。

“伍”的其他涉军意向还包括:①泛指军队、队伍。杜牧《原十六卫》:“籍藏将府,伍散田亩,力解势破,人人自爱。”②队列行列。《孟子·公孙丑下》:“孟子之平陆,谓其大夫:‘子之持戟之士,一日而三失伍,则去之否乎?’”③有时亦谓兵车。125乘兵车为“伍。”

《孙子兵法》中的“伍”指的就是军队的编制。如《谋攻篇》:“全伍为上,破伍次之。”?“伍”现在依旧属于军事术语范畴,但其意向发生了较大变化,多指“军队”,如“入伍。”

??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最早起源于周代的军事力量设置。《说文解字》释:“军,团围也。”相传周代天子建六军,诸侯大国设三军,次国两军,小国一军。一军编制人数为12500人。春秋时,大国一般设三军,晋国称中军、上军、下军,以中军最强。齐、鲁等其他诸国军力设置相同。《左传·襄公十四年》:“成国不过半天子之军,周为六军,诸侯之大者,三军可也。”楚国称中军、左军、右军。三军中,各设将、佐,以中军帅为主将,晋国称元帅。与此同时,秦国的三军则另有所指,是以性别划分。如《商君书·兵守》:“三军,壮男为一军,壮女为一军,男女之老弱者为一军,此之谓三军也。”壮男出征作战,壮女负责防守,老弱则负责后勤供应。

“三军”的另解:①春秋时期的步、车、骑三种兵种的合称。如《六韬·战车》:“步贵知变动,车贵知地形,骑贵知别径奇道,三军同名而异用也。”②军队的通称。如《论语·子罕》:“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杜甫《遣兴》:“安得知耻将,三军同晏眠。”《兵势》也用其统指“军队”,如“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

“三军”用于统称整个军队,该意向一直沿用至今。现在,“三军”通常指的是陆、海、空三大军种。

縻??军

中国古代作战指挥领域的军事术语。縻,束缚,羁绊。如《三国志·魏书·杜畿传》:“吾得居郡一月,以计縻之。”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愈縻于兹,不能自引去,资二生以待老。”“縻军”的涉军意向包括:①牵制军队的行动。如《谋攻篇》:“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②统领军队。《三国志·魏书·齐王纪》注引干宝《晋纪》:“将能而御之,此为縻军不能而任之,此为复军。”

《孙子兵法》中的“縻军”,指的是通过发布某些命令或采取某些手段,过多干预军队的作战指挥,束缚军队作战能量的释放,使其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作战效能,从而失去作战的主动和自由。孙子的主张是,在不了解战场真实情况的前提下,国君不应过多干预前方的作战指挥;否则,就会导致战略或战术决策的混乱无序,从而导致战争或战术行动的失败。这从某种层面上暗合了现代条件下指挥理论“消除树状指挥结构,构建扁平指挥网络”的信息作战理念。

全、破

中国古代关于谋略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全,完也。”,指的是保全全部。《史记·?魏世家》:“信陵君无忌矫夺将军晋鄙兵以救赵,赵得全。”《吕氏春秋·高义》:越王不听吾言,不用吾道,虽全越以与我,吾无所用之。”潘岳《关中诗》:“战无全兵。”《说文解字》释:“破,石碎也。”,指的是碎裂毁坏攻克。如《荀子·劝学》:“风至苕折,卵破子死。”《晋书·杜预传》:“譬如破竹,数节之后,皆迎刃而解。”《史记·淮阴侯列传》:“不终朝破赵二十万众,诛成安君。”?此外,“破”还可引申为残破,破败,如杜甫《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全”和“破”是军事哲学中的一对矛盾运动体。两者相比较而存在,并且由于理解角度以及理解层面的不同,存在着一定的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的可能性。

的这对军事矛盾在《孙子兵法》理解之中,全”指的是不战而胜之意“破”指的是战而胜之。在具体的军事层面,“全”是理想的战略追求,力争不战而屈人之兵,或尽可能降低双方战争消耗及战争伤亡,即在尽可能保全交战双方的前提下取得战争的圆满结束;“破”指不得已而战时,以小破求大全,以局部的破求整体的全,即战争行为是建立在将敌我双方的损失减少到最小思维定位。孙子的“全胜”选择并不是全然否定“破。”如《谋攻篇》:“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孙子在此明确了求全避破的战略选择。由此可知,“全”与“破”的宗旨致,目标相同。大到“全国”,小到全伍”,都是孙子“全”所包含的内容,也是孙子的“破”的可能对象“全”的选择的先后顺序是由高而低“破”的选择的先后顺序是由低而高。

将能而君不御者胜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将,帅也。”将:将领,亦可泛指军事指挥员。《说文解字》释:“能,熊属。足似鹿。能兽坚中,故称贤能;而疆壮,称能杰也。”能:有才能,能力大,本领强《说文解字》释:“御,使马也。”御:驾驭,引申为牵制,羁绊“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指的是将帅具有高超的指挥才能而国君在作战指挥层面不加以牵制,就够赢得胜利。“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是孙子“五种知胜之道”之一,语出《谋攻》。杜佑注:“将既精能,晓练兵势,君能专任,事不从中御。故王子曰:‘指授在君,决战在将’也。”

历代兵家非常重视明君与贤将这两个取得战争胜利的重要条件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互动。孙子有“将能而君不御”、“君命有所不受”的精辟见解,司马穰苴也主张“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可见,“将能而君不御者胜”为古代一条重要的军事原则。孙子认为君与将的关系并非对立,二者如同辅车相依,缺一不可。通常情况下,君主不会亲临战阵,对战场情况缺乏了解,所以孙子提出君不御原则。其潜在的内涵是,君主应该信任将帅,对他们不要强行干预,要充分发挥指挥员主观能动性根据战场实际情况,选择正确的战略战术。明代揭暄《兵经百字·任》对此说得更加具体:“上御则掣,下抗则轻故将以专制而成:分制而异三之则委,四之五之,则扰而拂。毋有监,监必相左也;毋或观,观必妄闻也;毋听谗,谗非忌即间也。故大将在外,有不俟奏请,赠赏诛讨,相机以为进止。将制其将,不以上制将。善将将者,专厥任而已矣

在具体的军事指挥层面,君主不要过于频繁、事无巨细地干预将帅的作战指挥将帅要处理问题不必事事恭请,凡与作战有关的事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独立定夺。“将能而君不御者胜”军事原则,现已发展为科学指挥方法——委托式指挥法。

知彼知百战不殆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或军事情报学术语。该术语既可用于战略层面,也可用于战术层面。此处的百战,意表作战行动之多。《说文解字》释:“殆,危也。”“”的涉军意向:危险、危害、失败。如《荀子·儒效》有论:“此强大之殆时也。”《后汉书·窦融传》:“后有危殆,虽悔无及。”“知彼知百战不殆”,指的是充分了解敌我双方的情况,就能提升作战费效比,降低失败之概率,虽历经百战而不败。《谋攻对此如下论述知彼知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在如何在战术层面上实现“知彼知己”,杜牧注:以我之政,料敌之政;以我之将,料敌之将;以我之众,料敌之众;以我之食料敌之食;以我之地,料敌之地。校量已定,优劣短长,皆先见之,然后兵起,故有百战百胜也。”张预注:“知彼知己者,攻守之谓也。知彼则可以攻,知己则可以守;攻是守之机,守是攻之策。苟能知之,虽百战不危也。”

知彼知百战不殆”这一总结性论断,揭示了指导战争的普遍规律:战争的指导者若要取得战争的胜利,就必须充分了解敌我双方的情况,制定出正确的作战策略。此处存在一个逻辑缺憾,即有之未必然,无之必不然。从实践中看,“知彼知己”是赢得战争胜利的必要条件,但是赢得战争胜利未必仅仅依靠“知彼知己”就能够实现。因此,在对待知彼知己的态度上,应尽心竭力,不能求全责备。因为,影响并制约战争制胜因素是多方面的,最根本的是国家综合实力,尤其是武器装备的质和量,以及作战理论的先进性等因素“知彼知己”只是实现了情报信息的有效保障而已。

伐??谋

中国古代战略理论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伐,击也。从人,持戈。”“伐”,本义是刺杀,砍伐。如《尚书·牧誓》:“不想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后引申为进攻、攻伐、攻打,如《国语·周语上》:“三十二年春,宣王伐鲁。”后引申为挫败、战胜。如《史记·魏公子列传》:“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孙子兵法》中的“伐”,使用的是引申义即攻打,如《谋攻》:“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说文解字》释:“谋,虑难曰谋。”“谋”,本义是谋划、出主意。如《孟子·梁惠王下》:“齐人伐燕,取之。诸侯将谋救燕。”后引申为计谋、计策。如《后汉书·南匈奴传》:“勿贪小功,以乱大谋。”后引申为图谋。如《战国策·东周策》:“夫梁之君臣欲得九鼎,谋之晖台之下,少海至上,其日久矣。”《孙子兵法》中的“谋”,使用的是最后一个义项。

“伐谋”,即通过挫败敌人得战略谋划和战略企图,迫使敌人未战先屈服。“伐谋”既指破坏敌人的计划,也指沮丧敌人的意志。杜佑注引《司马法》:“上谋不斗。”《汉书·息夫躬传》:“则是所谓上兵伐谋。”《九地篇》对“伐谋”手段和结果进行了分析:“是故不争天下之交,不养天下之权,信己之私,威加于敌,故其城可拔,其国可隳。”古人把“伐谋”亦称作“攻心。”如《战国策·韩策三》:“昔先王之攻,有为名者,有为实者。为名者攻其心,为实者攻其形。”《三国志·蜀书·马良传》注引《襄阳记》曰:“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长短经·攻心》引《孙子兵法》直接论述为“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孙子认为,伐谋是实现全胜的上策。通过伐谋,努力达成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战争策略的上佳选择。

《谋攻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由此得知,孙子非常重视战略层面的较量,即“智”战,主张“全国”、“全军”、“全旅”、“全卒”和“不战而屈人之兵”,认为以谋略攻取而非武力夺占属于最好的办法。其所列的“伐谋”、“伐交”、?“伐兵”、“攻城”四个阶段,从战争手段暴烈程度看,是个逐步升级的过程;从“兵不顿而利可全”的优先原则顺序看,则是个逐步降级的过程。

在实践层面,“伐谋”属于最顶层的军事谋划,是最高级的战略较量。“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并非旨在取消军事斗争,而是要以强大的综合国力和军事力量作为坚强后盾,有时还需同“伐兵”、“攻城”相配合,才能实现将己方意志强加于敌的战略目标。

伐??交

中国古代军事外交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伐,击也。从人,持戈。”“伐”,本义是刺杀,砍伐。如《尚书·牧誓》:“不想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后引申为进攻、攻伐、攻打,如《国语·周语上》:“三十二年春,宣王伐鲁。”后引申为挫败、战胜。如《史记·魏公子列传》:“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孙子兵法》中的“伐”,使用的是引申义即攻打,如《谋攻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说文解字》释:“交,交胫也。”“交”,本义是结交、交往。如《论语·学而》:“与朋友交而不信乎?”《孟子·梁惠王下》:“齐宣王问曰‘脚邻国有道乎?’。”后引申为交情、交谊。如《庄子·山木》:“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孙子兵法》中的“交”取意为结交,指的是国与国之间的战略层面的政治、军事联盟。

具体地讲,“伐交”指的是通过外交途径破坏或挫败敌人与其盟国的邦交,达成分化敌方联盟,削弱敌对力量,扩大并巩固自己的军事同盟力量。郑友贤《遗说》曰:“然谋者,不费而胜;破交者,未胜而费。”由此得知,“伐交”要花费较多金钱和精力,从效费比层面考量,其效果应次于“伐谋。”通过伐交,可以达成分化敌方联盟、巩固和发展我方联盟的目的。“伐交”与“伐谋”都是实现孙子所追求的全胜境界的主要手段,只是在决策优选的先后顺序以及所需费用方面存在着区别。从效费比角度看,“伐交”的效费比较之于“伐谋”的效费比较低。

《谋攻篇》:“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由此得知,孙子非常重视战略层面的较量,认为以谋略攻取而非武力夺占属于最好的办法。“伐交”属于“智战”范围的军事外交层面的较量,在其所列的“伐谋”、“伐交”、“伐兵”、“攻城”四个原则顺序中,属于优选阶段。“伐交”属于从“伐谋”到“伐兵”的中间阶段,属于战略手段过渡,呈现为优选原则降级的阶段。

在实践层面,“伐交”属于顶层的军事谋划,是高级的战略较量。“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并非旨在取消军事斗争,而是要以强大的综合国力和军事力量作为坚实后盾,必须同“伐兵”、“攻城”准备以及能力相配合,才实现将己方意志强加于敌的战略目标。

伐??兵

365bet.com中国古代关于战争问题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伐,击也。从人,持戈。”“伐”,本义是刺杀,砍伐。如《尚书·牧誓》:“不想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后引申为进攻、攻伐、攻打,如《国语·周语上》:“三十二年春,宣王伐鲁。”后引申为挫败、战胜。如《史记·魏公子列传》:“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孙子兵法》中的“伐”,使用的是引申义即攻打,如《谋攻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说文解字》释“兵,械也。从廾,持斤,并力之皃。”“兵”的本义是兵器,后引申为军事。如《计篇》:“兵者,国之大事也。”后引申为战争、战乱。如《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今彗星长竟天,天下兵当大起。”后又引申为军队、士卒。如《管子·权修》:“万乘之国,兵不可以无主。”《后汉书·献帝纪》:“州郡各拥强兵,而委输不至,群僚饥乏。”《孙子兵法》中的“兵”取意为攻打敌国的军队,从军事上挫败对方。

综上所述,“伐兵”指的是动用武力,战胜敌人。目的在于迫使对手服从我方的战略意志。《孙子兵法》的“伐兵”,既指战略层面的宏观判断,也指战术层面的武力较量。战略层面看,意为发动军事打击,从军事层面打败敌人;从战术层面看,意为打击敌国军队,使其遭受巨大伤亡。当敌方面对军事失败、军队重创之际,其战略意志就容易发生动摇并改变方向。孙子“十六字战略方针”的意思是:在施以谋略,即以“文”的手段不能取胜的情况下,即可动用“武”的办法,即通过使用武力战胜敌人。“伐兵”与“伐谋”、“伐交”相比较,属于战略优选原则顺序的较低层面。

在实践层面,“伐兵”属于战略决策的具体实施,属于外在、有形的物理层面的较量。“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并非一味推崇取消军事斗争,而是要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必要的情况下对敌方军队发动武力攻击,将“伐兵”、“攻城”与“伐谋”、“伐交”相配合,也可实现将己方意志强加于敌的战略目标。

攻??城

中国古代关于战争问题的军事术语。它指的是具体的战术层面的暴力对抗。《说文解字》释:“攻,击也。”“攻”的本义是攻打、进攻。如《国语·齐语》:“狄人攻邢,桓公筑夷仪以封之。”《汉书·高帝纪上》:“秦二年十月,沛公攻胡陵、方与,还守丰。”《战国策·秦策一》:“宽则两军相攻,迫则杖戟相撞。”《孙子兵法》中的“攻”,属于“伐兵”的具体手段之一,即动用武力,破敌城池,战胜敌人。《说文解字》释:“城,以盛民也。”“城”的本义都邑、城墙。“攻城”亦即通过完全暴力和极限对抗实现攻城略地,依仗对土地和城池的占有,迫使对方服从于我方意志。

孙子“十六字战略方针”的本质是威加于敌,文武并用。在以“文”的手段不能取胜的情况下,即可动用“武”的办法,即通过使用武力战胜敌人。“攻城”与?“伐谋”、“伐交”、“伐兵”相比较,属于战略优选原则顺序的最低层面。这也是孙子战略优选进程中所极力避免的。

在实践层面,“攻城”属于战略决策的具体实施,属于有形的物理较量,属于暴力的直接抗衡。攻城将会造成敌我双方对抗中最大的伤亡,是解决问题的最低级的手段,属于“不得已”的战略抉择。“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指的是要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必要的情况下可对敌方军队发动武力攻击,乃至于强行“攻城掠地”,将“伐兵”、“攻城”与“伐谋”、“伐交”相互配合,可先后使用,可交互使用,也可同时使用,努力实现将己方意志强加于敌的战略目标。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中国古代战略理论术语,用于最高决策层面的谋划。它涵盖了战略谋划、军事外交、作战行动、攻城战法等诸多领域。上:上策,优先的战略选择。兵:发动战争,引申为用兵。“伐”本义是刺杀,砍伐,如“不想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尚书·牧誓》。《孙子兵法》中的“伐”使用的是引申义攻打、运用暴力,如《谋攻篇》:“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孙子“十六字战略方针”,指的是用兵的上策是以谋略实现既定战略目标,其次是通过军事外交手段实现既定战略目标,再次是通过使用武力攻击对方军队而战胜敌人来实现既定战略目标,最下策是攻城,即通过完全暴力的攻城掠地、附带巨大的伤亡,来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孙子认为“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孙子推崇谋略层面的较量,主张“全国”、“全军”、“全旅”、“全卒”和“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将动用暴力实现既定战略图谋的“破”视为低级手段。“伐谋”、“伐交”、“伐兵”、“攻城”四个阶段,从暴力手段激烈程度看是个逐步升级的过程,从“兵不顿而利可全”的战略优先选择原则来看,则是个逐步降级的过程。

在实践层面,“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并非旨在取消军事斗争,而是要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有时还必须同“伐兵”、“攻城”相配合才能达到目的。公元前204年,韩信灭赵之后,采纳赵国广武君建议,按甲休兵,镇抚赵民,同时遣辩士以咫尺之书于赵燕,示以欲伐,炫耀军威,燕于是屈从于汉。这就是“伐谋”、“伐交”胜利的成功实例。